干部教育
领导讲学
教学动态
办班成果
教研活动
理论宣讲
教学研究
本土教材
学员天地
 
学员天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干部教育 >> 学员天地
当前银行业信用风险管控的分析与思考

发布日期:2015-06-15 11:18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市政府办公室,市政府部门字号:[ ]


       2014年以来,随着国际、国内经济环境中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区域“两链”风险持续发酵,绍兴银行业信用风险呈加

快暴露趋势,严重影响信贷资产质量,侵蚀了银行经营业绩,信用风险已成为绍兴银行业目前业务发展中最主要的风险。为积极

应对严峻的信用风险形势,笔者在对当前信用风险暴露特征、成因进行调查、分析的基础上,就如何采取有效风险管控措施、推

进风险化解、防止银行坏账的大量出现进行了一些思考。

       一、当前信用风险暴露的主要特点

       (一)风险表现的全面性。银行业信用风险在行业、地区和客户分布上持续扩散。一是行业内整体反弹。根据银监会发布

的2014年度监管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4年12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8426亿元,较上季末增加2506亿元;不良贷款率

1.25%,较年初上升0.25个百分点,同时也创下了四年来的最高水平。从绍兴市2014年12月末情况来看,银行业不良普遍呈加快

暴露趋势,其中大型国有银行资产质量劣变趋势更为明显,平均不良率已超过3%,股份制银行平均不良率也达到1.73%。二是地

域上普遍反弹。从近三年全市情况看,风险区域从市直、上虞、诸暨等地向柯桥、袍江蔓延,目前以市直、柯桥和诸暨等三个区

域尤为严重,其中2014年12月末市直不良贷款率已达到3.85%,而且风险在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和民间融资之间相互交叉感染。

三是客户集中反弹。不仅大中型企业信用风险暴露加快,而且小微企业贷款不良也开始普升。截至2014年12月末,绍兴市不良贷

款率达到2.75%,比年初增加0.86个百分点,不良率列全省第二,新增不良额列全省第一。其中小微客户不良率3.03%,较年初上

升了0.29%;中型客户贷款不良率3.92%,较年初上升了0.24%;大型客户贷款不良率2.66%,比年初上升0.31%。

      (二)风险发生的集群式。联保贷款,作为经济上行期解决企业融资担保难题的创新方式,却随着互联互保的非理性扩张和

经济面的调整,使单体客户风险被放大并蔓延及整个担保圈(链)。调查显示,绍兴地区担保圈(链)一般沿产业链或行业在区

域客户集群内构建,经营规模、整体实力、贷款金额等接近的企业之间更易形成互保,并通过关联企业、上下游客户、关系人等

形成层层担保圈,涉及银行众多、债权债务关系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2013年辖区发生了雄峰集团大额授信风险,2014年又连

续发生了海富集团、赐富集团等大额授信风险,这些授信企业贷款总量大、牵涉担保多,容易形成“一家拖垮一片”的多米诺骨

牌效应,对地方经济金融发展影响很大。从当前企业出险原因看,担保风险传导所占的比例处于首位。

     (三)风险处置的复杂化。由于前几年银行信贷的大量投放,银行扎堆追逐本地优质客户,杭州、宁波部分股份制银行甚至

跨区域授信,导致信贷资源进一步向大中型企业集团集中。而这些企业多为当地支柱企业,对当地就业、税收等贡献比较大。一

旦企业发生风险,地方政府往往在“保银行”还是“保企业”中摇摆。针对异地银行的采取的收贷、缓贷等做法,政府也无有力

措施,协调成效也不明显。同时,绍兴目前还面临着企业和法定代表人逃废银行债务、跑路等问题,银行在司法处置风险中也面

临诉讼难、执行难等问题。由于各方需理顺的关系复杂多元、风险处置难度也更大。

      二、信用风险加快暴露的原因分析

    (一)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大。绍兴经济增长在经历了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和内需拉动型经济增长两个阶段以后,依靠低成

本竞争优势扩大国际市场份额和扩大工业、基础设施、房地产三大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已不可持续。上一轮大规模的投资

和借贷,带来工业产能过剩、企业过度融资和过度投资等一系列突出问题。2014年以来,全市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大,GDP、固

定资产投资、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工业用电量、纺织业出口等增速均低于去年同期,作为支柱产业的纺织业转型升级艰难,转

型升级乏力,部分企业生产经营比较困难。今年以来,柯桥区化纤行业连续有多家大型集团企业出险,严重影响全市工业经济发

展。

     (二)银行信贷投入结构性失衡。一是贷款期限失衡。短期贷款过多,中长期贷款较少。据统计,2013年末绍兴有76%是

短期贷款,高于全省平均水平15个百分点,中长期贷款只占24%,企业短贷长用情况突出,不利于产业结构转型,制约了企业后

续发展能力。二是信贷分配失衡。经济上行期部分银行放宽了授信的标准,信贷资金“垒大户”,造成部分企业存在过度授信、

多头授信的情况,导致银行投向企业的信贷资金很多没有用于制造业转型升级,大量信贷资金通过企业平台流向全国各地,部分

企业脱离主业盲目扩张,把大量资金投到房地产、矿产、股权投资等领域,在经济下行期,由于投资收益无法回流,导致资金链

断裂。根据绍兴银监分局不完全统计,绍兴辖内有400家大中型信贷企业在全国各地设立约400家房地产公司,其中绍兴本地房地

产公司约占44%,外地房地产公司约占56%。房地产市场的持续低迷,使绍兴银行业信贷质量受到严重影响。

       (三)社会信用环境不断劣化。一是银行及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不断增加。2014年,全市银行及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收案

14626件,比去年同期增加3339件,增长30%,标的金额为286.6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86.20亿元,同比增长185.38%,纠纷案

件大幅增加,涉案标的金额成倍增长。二是逃废债、“跑路”现象时有发生。随着经营压力的加大和担保链风险的不断扩散,部

分企业家的信心和诚信被困难击垮,通过“跑路”或者通过签订虚假租赁合同来对抗银行抵押权、与关联企业高买低卖的亏损交

易等方式转移企业资产,然后主动破产来逃废银行债务。三是企业自救意识不强。目前,绍兴一些企业经营信心不足,一旦出现

资金链风险,往往只会寻求政府协调处理,尤其是一些企业因担保牵连的,出现恶意逾期欠息,甚至主动“趴下”,逃避担保责

任,从而加大了银行风险管控难度。

      (四)担保圈风险加速扩散。担保圈风险已成为绍兴目前最大的风险。从我行绘制的柯桥区担保链图显示,该担保圈共涉

及我行授信客户151家,授信净额34.59亿元。从已经发生的风险情况来看,80%的大中客户和50%的小企业客户风险形成原因为

涉及不良担保。绍兴人民银行统计数据显示,绍兴新为民集团和赐富集团5圈内担保链企业分别为1646家和1522家,贷款金额分

别为1188亿元和1743亿元,剔除重复企业,合计牵涉企业2561家,贷款金额2071亿元。如果对于上述担保圈内涉险企业风险处置

不当,就会突破第一圈担保链,向第二、三圈担保链扩散,形成系统性风险,严重威胁地方经济及金融生态安全。

      (五)不良贷款清收难度较大。2014年以来,绍兴市政府、绍兴银监分局相继出台《加强企业帮扶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的实施意见》,要求企业发生风险后,在政府协调处置期间执行“四不”要求,即:不得对列入帮扶名单的企业起诉,不得在对

借款人追偿完毕前对担保人起诉,不得将信贷风险直接转嫁给担保企业,不得以涉及担保圈为由提高信贷准入标准。政府和监管

部门还要求银行主动损失,并将核销金额、负利润指标纳入年度主要指标进行考核。在当前风险集中爆发,政府干预力度加大,

通过司法处置手段实现债权时间漫长的现状下,实现不良贷款快速处置的唯一途径为债权转让+核销方式。经绍兴银监分局统计,

2014年绍兴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贷款219.38亿元,其中以现金清收29.79亿元,仅占不良贷款处置额的13.58%,打包转让和核销金

额分别为121.15亿元和38.07亿元,占全部处置额的72.58%。而且在转让中,资产公司对银行债权估值很低,银行债权损失较

大。

     三、对信用风险管控的几点思考

    (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大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初步判断,如果外部环境不发生急剧变化,绍兴经济增速仍将在7%-

8%的区间徘徊,甚至不排除进一步回落的可能性。在这种严峻形势下,我们要充分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不能再沿袭原有重量轻

质的信贷和投资扩张政策。必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以绍兴大城市建设为契机,向改革要动力,以改革促发展,通过创新体制机

制释放改革红利,确保经济保持稳定增长。绍兴银行业应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基本宗旨,围绕绍兴“重建绍兴水城、重构绍兴产

业”、“越商回归”以及大城市建设等重大战略举措,针对绍兴产业转型发展的方向,不断加大信贷投入,着力培育绍兴经济增

长的新动力。

   (二)保持信贷总量合理增长,着力优化信贷投向。一是保持信贷总量合理增长。合理的信贷增长对稳定经济具有重要作

用。为此,要继续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加大对地方经济的信贷投入,同时要合理把握信贷投放节奏,防

止信贷投放出现大起大落,保持信贷持续合理增长。二是要优化信贷结构。切实加强对重点投资、重大项目和“三农”、小微企

业的信贷支持,在化解产能过剩和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方面发挥更加积极地作用,以优质合理的增量逐步化解存量信贷风险。三是

要稳定存量。防止“一刀切”式的抽贷、停贷、压贷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形成新的不良贷款。

   (三)严厉打击逃废债行为,改善金融生态环境。一是争取政府支持。银行要加强与地方政府的沟通汇报,积极出谋划策,

推动建立地方转贷基金或财政资金发起设立的担保公司,发挥各级政府部门在风险处置中的“稳定器”作用,增强市场信心。要

抓好舆情环境建设,加强对不良资产处置工作的正面宣传,推动形成有利于风险处置的舆论环境。二是严厉打击逃废债、“跑

路”企业主、恶意租赁等违法违规行为,追究刑事和民事责任,提高违约成本。三是构建失信惩戒机制。加强征信宣传与教育,

努力提高社会信用意识,健全失信惩戒制度,建立失信黑名单制度,加强对失信行为的披露和曝光,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四)政、企、银共同协作,加快化解担保链风险。一是政、企、银三方联手共同推进“解圈断链”工作。关注担保链风

险态势,并积极深化银政企合作,通过“政府帮扶给一点、银行让利补一点、企业瘦身降一点”的模式,三方联手共同推进“解

圈断链”工作,有效化解担保链风险。二是区别对待,有保有压。企业发生风险后,要立即摸清企业实际经营及互保链情况,对

于企业经营恶化、资不抵债的,又不是需要扶持的产业,要放弃对风险企业的救治,同时果断斩断担保链,防止风险蔓延;对于

企业自身经营情况良好、资可抵债的,要及时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和指导意见,重点进行救治;对于有潜在风险、互保金额大、对

外投资多的企业,推行瘦身计划,及早出售对外投资资产,降低银行融资和互保金额,降低担保链风险。三是加强担保链风险管

理。对于互保关系复杂,融资总额较大的担保链,银行要绘制担保链图,摸清担保关系,查实企业间互保金额,采取增加抵押、

压降存量、严控增量等方式对担保链条进行切割,实现大圈化小,切实降低风险。

    (五)拓宽处置渠道,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一是加大司法处置力度。各级法院要增加办案力量,加大对银行案件的推

行力度,缩短诉讼和执行周期。司法部门要坚决制裁和打击虚假租赁行为,及时协调首封法院加快处置抵押物,加快执行案件推

进,积极维护银行合法权益。二是拓宽银行不良处置渠道。积极寻求资产管理公司、投行等机构进行转让,尝试在风险集中地区

成立地方性资产管理公司,加速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缓解不良资产处置的价格压力。三是加快核销。要进一步加快不良贷款核销

的进程,加大不良贷款核销的力度,账销案存,轻装前行。

                                                                              加强金融创新服务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专题研讨班:缪国英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